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凤凰卫视《小莉看世界》中部崛起之江西篇

发布日期:2021-06-10 01:04   来源:未知   阅读:

  湖北黄鹤楼,湖南岳阳楼,江西腾王阁,被称为是中国的三大古楼。巧的是,如果我们摊开地图,将这三大古楼连成一线,刚好贯穿了中国的腹地。在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当孔雀东南飞,西部大开发,振兴大东北不断地冲击着我们的时候,中部的声音却显得十分弱小。有学者就疾呼,在中国经济发展的版图上,中部可能要塌陷了。于是我们顺着中部六省积极发展的企图心,为您推出“中部崛起”系列。今天,我们来到了江西。

  江西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一个有着悠久文明的地方,在中国封建文明时期十万进士中江西就占到十分之一。而江西厚重的农耕文化的历史传统在为这片土地带来富足的同时,也留下了自然经济的历史负担。在改革开放逐渐深化的进程中,我们发现江西的步伐开始显得日益沉重,江西落后了。但这一切在3年前开始悄然发生变化。江西经济开始摆脱了多年增长迟缓的局面,2001年国内生产总值实现增长8.8%,而在紧接着的02、03和04年,连续三年实现了两位数的高增长,2004年的增长更达到了13.2%。江西经济几年间的高速增长让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为此,我们中部崛起的系列报道的第一集就从江西开始,是为开篇。

  小莉:江西省在过去的三年都成了双位数字,而且在中部的六个省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我们怎么样做到这一点的?但是您刚刚也提到的,即使我们是名列前茅,但是我们的总数、基数还是小的,在六个省份当中,可能我们还是整个的GDP的总量,还是名列在五、六位的,所以江西是不是只是觉醒了,离崛起的路还是有一段路的?

  孟建柱:这可能也说得严重了一点,因为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也是一种规律,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是齐步走的,当年,东部地区借助他们区位优势,首先实行大开放的政策,所以东部发展比较快,相比较而言,中西部地区由于区位等多种因素嘛,相对发展迟了点,这也是事实,说塌陷好像说得重了一点,但是确实中部地区要加快发展呢,我觉得也有它的必要性,不管是从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看,还是本地区经济社会的必然要求看,都需要中部进一步加快发展,所以在全国相互竞争的发展态势下,我觉得加快中部地区发展还是非常必要的

  孟建柱:近四年来,我觉得我感到很高兴的是,人们群众的思想观念有了很大的变化,思发展、议发展、谋发展,已经成为全省人民的共同的愿望,所以整个江西大地,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应该说到处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人们都希望一心一意谋发展,求新思变,加快发展已经成为全省人民的共同愿望,我觉得这点感到很高兴。

  南昌被称为是革命圣城,红军打响第一枪的地方。也因为拥有这样的红色历史,江西人曾经感觉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江西的经济总量和浙江是差不多的,但是到了两千年迈入新世纪的时候,江西的国内生产总值却只有安徽的66%,湖南的54%,福建的51%,浙江的33%。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当中,江西的确是落后了。经济的落后也造成了江西人的自卑心理,而这种既自豪又自卑的矛盾心态长年困扰着江西人,也一定程度上成为羁绊江西前行的障碍。

  汪玉奇是研究江西经济的学者,他也是被外省人称为“江西老表”的江西人。但随着江西经济逐渐落后于国内的发达省份,“老表”这个词开始隐含贬意。甚至一些江西人在外地,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不会说自己是江西人。而这几年间江西经济的高增长江西人开始变得自信了。汪玉奇说,他现在已经可以骄傲的对别人说出“我是江西老表”了。

  江西学者汪玉奇:江西人更有自信心了,最重要的表现就在于江西人才流失的现象得到了遏制,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现象,在新世纪这几年来,得到了抑制,得到了逆转,这从很大的意义上在很大的程度上表明了人们对故乡深深的情感,和对故乡坚定的信心。曾经有一位作家,一位江西籍作家。讲到在江西的工作在江西生活困难的时候,甚至使用过这么刻薄的语言,他说:在江西要象寡妇守节一样,守着这片土地,这里面所包含的酸涩和沉重,不是江西人是很难理解的。那么现在江西的这种情绪呀,在渐渐的淡化,人们在发展过程中已经有越来越的信心。

  提到江西人自信心的建立,提到近几年江西面貌的改变,人们都会想到省委书记孟建柱在四年前上任之初所推行的一系列措施。孟建柱在任江西省委书记之前曾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之前还曾经兼任过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在那个时期,他曾亲身经历过上海在改革中转变的痛苦,他了解改革的艰难,同时他也知道前方的成果。所以在他初到江西之时,发现江西有相当一批干部的知识结构还停留在“谈农业老半天,讲工业一袋烟,讲金融不沾边”的状态时,他决定,要先从干部们的思维意识向市场经济的靠拢开始,做为他来江西的第一步工作。

  孟建柱:江西是一个内陆省份,如果要是不够的话,观念比较封闭这也是事实,那怎么使我们能够更进一步解放思想,能够与时俱进,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我们当时就考虑到用请进来、走出去的办法来达到这种目标,首先,我们就是要学习兄弟省市改革开放的先进经验,那时我跟我们省长一起带队,带领了我们许多的中层干部到沿海的广东、福建、浙江、上海、江苏,以后又到了湖南、湖北,包括也到了香港,学习这些地区改革开放的先进经验,然后根据江西的实际情况,走江西自己加快发展的一条新路,当时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提高人的素质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当时呢,有几千名干部在沿海地区挂职,到了沿海之后,他们看到了沿海的许多发展的宝贵经验,然后带回来,…….他们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心灵上、观念上得到和提升,然后我们省内又举办了一个干部双休日知识讲座,……请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请兄弟省市有经验的同志,还请经济专家,跨国公司的总裁到我们干部学习讲座上来讲课,这样大家豁然开朗,就不一样了,所以通过各种办法,我们的干部的理念有了很大变化,这是一批宝贵的财富,所以有的同志总结我们说话,观念就是财富,观念一新天地宽,观念一变财富就滚滚而来。

  江西人从来不缺乏“冲”的勇气和智慧。在改革开放初期,江西人就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生产出了替代进口的产品。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化,江西人和江西的企业后继乏力了。在我身后这两尊隐含着小平智慧的“黑猫白猫”的雕像,开始让江西人沉思。2001年的6月,江西的党政代表团到上海去考察和学习,第一天晚上他们走进了上海的音乐厅,当天的曲目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铿锵的音符敲击着每一个急于改变命运的江西人。

  2001年8月,江西省委在井冈山召开十届十三次全会,也就在那次会议中,江西省委提出了,以工业化为核心,大开放为主战略,把江西建设成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基地,优质农产品加工供应基地,劳动力输出基地,和旅游休闲的后花园。这也就是被表述为“三个基地一个后花园”的江西未来的发展方向。在这样一个发展战略定位和取向下,江西开始了新一轮发展的浪潮。

  孟建柱:从江西的现实出发,当然我也可以提很快的口号,但是你不能脱离自己的省情,你不能说我来自上海,我不能把上海的课搬过来,那我就会犯错误,上海是个城市,江西的这个定位我觉得,是现实的合理的选择,为什么,按道理来说,如果一下子我就是大量吸引外资,但还不具备条件,因为当时外资的进入中国主要还是在沿海地区比较多,区位优势你不可否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同沿海正好有一个梯度差,他们经过2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需要进一步拓展发展空间的迫切愿望,因为他们也受到资金、土地、劳务成本等多种因素的制约,也需要向外拓展,正好同我们是不谋而合,而我们正好是他们梯度产业的下面,我们自己有资源优势,又有低成本的优势,如果我们能够把它们结合得好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取得双赢的结果……而江西省又与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都近,到香港,到广州,到福州,到杭州,到上海差不多都是七个小时,空间时间,完全可以跟他们对接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比较现实的做法。

  南昌开发区近几年的发展被媒体称为“江西现象”的典型范例,仅仅2003年一年就以每三天一个项目的速度迅速扩大制造业的队伍。一年之间投资企业一百多家,引资总额超过了九二年建区以来前九年的总和。在我身后这一片片整齐的厂房,在几年之前还是一片长满了杂草的荒地,有现在的局面,是当时是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

  孟建柱:你讲得完全对,所谓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差异呢,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就是产业的集聚度,我们的产业集聚度,跟沿海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虽然有的企业引进来了,现在我们要帮他们做的呢,就是向产业链的延伸,增强产业的集聚度,然后降低他们的商务成本,我这里的劳务成本是低的,但是如果和配套产品加起来,相抵后,那成本反而增加,这样你这个地方的投资环境也是没有吸引力,因此我们经营过程中间,把加大产品的配套,增加产业集聚度,做为一项提升经济发展层次的很重要的工作来做……

  经济学当中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叫做“一千美元死亡线”,当一个地区的人均GDP达到了1000美元,由于劳动力的成本上升,使得产业大规模地转移。近几年江西的经济快速发展,也是因为抓住了这个机遇,大量承接来自东部的劳动力密集的产业。但是现在江西的人均GDP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下一步他们将要面临的是产业如何进一步升级的压力。但是这只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在工业化的进程中,也产生了与这一片青山绿水难以调和的矛盾。

  孟建柱:因为我们看到世界上,包括我们沿海地区的一些经验教训,范是工业化进程中间,经济是发展了,但是环境是破坏了,以后要花很大的代价来重新把它治理过来,而我们是刚刚处于工业化的初级,如果我们能把人家的教训变为自己的经验那多好啊,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提了一口号,叫三不准,哪三不准呢?就是严重污染环境的项目,坚决不准搞,黄赌毒的项目坚决不准搞,严重影响职工身体健康安全的项目坚决不准搞,为此我们拒绝一批项目……所以我们还有一句话,叫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我们还说了一句话,如果若干年以后,当我们都已经变老了,又重新回到这块红土地上,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富裕了,山还是绿的,水还是青的,空气还是那么的新鲜的,那个时候,我们感到多高兴啊,所以我们一定要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要把生态保护放在工作的重要位置,这也是衡量一个领导干部,是不是有觉悟的重要标志。

  片子结尾的采访是在南昌玉带河拆迁工程的安置小区-京东小区制作的,在这里集中了二百多家情况相似的拆迁户。南昌市的下岗职工冯坚也是这批拆迁户其中之一,她原来的住房有30平米,在2002年南昌市修建城南地区排水干道玉带河的时候,她的住房被拆除了。当时政府按照每人每个月60元的标准给她和女儿发放了租房补助,虽然这笔钱并不能让她们在南昌租到像样的住房,但是她们还是同意了这个方案。在等待了20月之后,她们以总价一万九千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套74平米的楼房。但她说,虽然她们搬到了新居十分高兴,但这里地处市郊,交通和生活配套却十分不便。

  孟建柱:好(看完片子以后),配套设施没有跟上,就是刚才我讲的,现在还在崛起的进程中,江西发展有变化,这是主要的,但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我们的干部怎么讲呢?江西作为中部地区欠发达省份的地位没有根本改变,因此要实现江西的崛起,需要我们长期的艰苦奋斗,因此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要高兴不要陶醉,要自信不要自满,我们还有艰巨的路程要走,比如老百姓反映的这些事情都是事实,我认为,现在必须要考虑的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一方面我们要把经济发展上去,这是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很重要一个方面,但另一个方面来说,就是增加的财政收入,要更多的体现社会公平,要为民生做更多的事情,所以这次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比如说,我们这几年财政收入比过去翻了一番,这财政用到哪里去了呢?我们有三个倾斜,第一向困难群众倾斜,要不断地提高困难群众的,比如说补助的标准,逐步给他提高,第二向基层倾斜,现在差还是差在哪里呢?农村乡镇还是比较差,要财政转移支付,要向这一方面进一步加大,第三向农村倾斜,进一步加大农村教育、卫生等社会事业支持的力度。

  孟建柱:现在农村来说,总的来说,应该说变化比较大,农民从今年开始,已经零税赋了,这主要是中央支持的结果,那么,另外我们省里财政也贴了一点钱加上去,今年农村农民负担基本上就是零了,因为我们总本上来说,农民人均收入还不高,在这种情况下,尽可能减轻一些农民负担,使农民进一步走上富裕的生活,这是我们最大的追求。

  减免农民赋税是在05年初正式落实的,而江西关于提高农民的收入问题和改善农民居住环境就已经在几年前开始有所动作。江西省在经过深入调研后决定逐步将那些生活在深山当中,生活极为困苦的村落实施整体搬迁,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的生存环境。同时还提出在山区积极发展林地,平原种植优质稻谷,湖区推动水面养殖业,来达到环境保护,粮食增产增收,农民整体收入提高的目的。通过这些措施的落实,2004年江西实现了粮食播种面积、粮食总产、农民收入三项指标都增长了20%以上。

  小莉:以前你也提到过,要致富先修路,以前你提到了长珠闽这一带,事实上江西都是一个要塞,但是只要进了江西,以前觉得进了江西,只要路开始晃了就是进江西了,但是过去这几年,江西这个高速路修起来三年多,整个修了1500公里,怎么会有这样的速度,你怎么去体会和理解?当初你那时候是不是下过乡,然后深刻体会到那种行路难的困难?

  孟建柱:我来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调查研究,我不了解江西嘛,所以我走遍了江西的山山水水,99个县市区我都去过,我对江西的省情有了一定的了解,我觉得很重要一条,要改变江西面貌,修路是很重要的,农民说得很普通的话,要想富先修路,所以我们在中央的支持下面,从修路开始,这个方向是对的,那你们说,为什么你们修的路成本比较低,又修得比较快呢?有质量的问题吗?我觉得一句话,隐藏在群众中的创造力是无穷的,只要他们认识到这个事情是正确的,有认可以的话,什么事都能做成,我想这些话用在这里也是正确的。

  现在江西的高速公路已经形成了“天”字型的格局,将周边的省份和主要城市与江西连接了起来,从南昌开车出发到杭州、武汉、长沙只需要四小时,到长三角的中心城市上海、到珠三角的广州、深圳和闽东南地区的福州、厦门也只需要七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高速公路已经把江西与中国南方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连接了起来。实现了快速对接长、珠、闽,从而将江西的经济也更快的融入了世界。澳门六合现场直播